回到一百年前!探秘《1921》建筑群场景搭建幕后

资讯发表于2021-09-22 19:42:03
查看:0回复:0

专稿百年前,从上海石库门里弄的一栋民宅到嘉兴南湖的一艘红船,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诞生。聚焦这段建党历史的电影《1921》自上映以来,目前已突破3亿票房。

百年恰是风华正茂,《1921》也是对建党题材电影的一次新探索与新升级,剧本、剪辑、摄影、美术、声效、音乐等各部门创作独具匠心,展露出新主流电影的新风貌。

本期《幕后》,中国电影报道来到上海车墩影视城,对电影《1921》的建筑群场景进行实地探访,在《1921》美术指导吴嘉葵的带领下,从复刻搭建的“中共一大会址”走到“20年代的上海街景”,一步步走进百年前的“历史现场”。

整合置景,1:1还原重回1921

导演黄建新对《1921》的美术设计要求严格,明确提出所有的美术细节都要有历史依据和出处,同时还要带有意境。因此,美术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历史图文资料方面的研究。

在场景搭建上,美术指导吴嘉葵透露,导演希望把片中的中共一大、二大会址、博文女校等重要场景整合囊括在同一个街区里,这样在地理空间布局上会更加紧凑、精巧。

整片置景街区从一块平地到一砖一瓦完整建构而成耗时三个月时间,时间紧张,但绝不敢有任何偷工减料的操作。建筑方用传统的工艺方式砌筑,在主体建筑上也多次进行返工。

为了让树德里巷子的住宅外墙看上去更有年代感,剧组专门定制了砖头,在砖头颜色和质感上也进一步深入加工,力求做到精益求精。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是一幢沿街砖木结构的旧式石库门住宅建筑,由于没有完备的建筑施工图和原始资料,美术团队就到实地去做精确测绘,“一寸一寸地去量,把门、窗等建筑结构的细节,都做了一个详细的测绘,再做一个场景的设定”,吴嘉葵说。

一大会议里的桌上摆放了茶具、花瓶等。为了找到和当年同款的玻璃花瓶,美术组辗转多地,才找到类似款式。这种对于复刻历史场景的精细程度还细致到薄薄的纸面上,比如毛泽东当年参加会议的记录文稿。

为了更加接近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字体,美术团队通过多方查找资料,找到毛泽东早年在上海活动期间写给友人的信件,以此作为基础参考模拟出当时的毛体,形成了电影里他的文字笔迹。

除了一比一还原一大会址的外部建筑结构和内部的陈列样式,因为一大会址同时也是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及其兄李书城租用的寓所,在设计风格上也增加了一些生活感。

比如墙面上的装饰具有中国风元素,李汉俊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又是学者,因此在他的书架上陈列了中外书籍,在屋内的小道具摆设上也表现出他的身份特征。饰演李汉俊的演员袁文康在拍摄时称赞:“演员在置身于场景的那一刻,就相信是在1921年”。

当年来上海参加中共一大的部分代表曾下榻在博文女校,在这里草拟文件、展开讨论、召开预备会议等,博文女校和中共一大会址共同见证了一大的召开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

《1921》也依照现实中的博文女校建筑进行了复刻置景,博文女校在片中还承担了一场重要情节段落的拍摄。

在一大会议前的某个夜晚,一大代表们打开各自房间的窗户,在回字形天井上方隔空讨论,何叔衡动情地说起他从秀才投身革命的理由和远大理想,摄影机以回转环绕的运动方式拍摄下处于四个方向的一大代表们,整场戏的情感渲染力极强。

吴嘉葵透露,在实际场景中,他们在天井的尺寸和空间设计上做了细微调整,更加方便摄影机能够垂直升高进行拍摄。

位于渔阳里二号的《新青年》编辑部、渔阳里六号的“外国语学社”和中共二大召开地辅德里的后巷,现实中的三个场所之间,都存在些许距离。在电影中,则对三个场景的布局一并做了复合。

“把一个景当三个景用”,吴嘉葵说,每次换景都会做调整和变化。如此操作,为电影拍摄节省了转场时间和成本费用,演员在同一场地表演,也更有持续沉浸式的体验。

精致打造,重现老上海味道

陈独秀在新世界游乐场冒险散发宣言,毛泽东在上海街道一路奔跑,刘仁静等年轻的一大代表夜游上海......《1921》里的场景不仅有镌刻着红色记忆的石库门民居,还有十里洋场。

“比如我们在租界和洋人活动的区域场景设置上做了很多尝试,在屋顶花园这类社交场所设计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吴嘉葵介绍,为展现上海外滩和“夜上海”,他们对当时城市的整体街景、交通工具、人民的社会生活状态都查阅了许多相关资料,做出了详细的考证,力求原味呈现出老上海的味道与革命时代的气息。

20年代的上海也是一个处于建设发展的时期,吴嘉葵说,街上的建筑可能都不是已经完整建成的,有部分会处于修建当中,因此,他们在场景搭建上也把这一点当成设计元素,“比如会看到把一个工地,作为一个背景来构成一个场景。”

“要把一些我们司空见惯的东西做得不一样,做得更精致,更真实,”吴嘉葵曾负责《紧急迫降》《极地营救》《钱学森》《邓小平1928》等主旋律电影的美术工作,这一次,面对的是更不一样的挑战。

他说,整个美术团队在追寻历史的过程中,还要将当时细微的生活细节融入到场景设计之中,这样才能表现得更加精确,更加完美。

正是在这样的创作理念和坚持努力之下,《1921》的美术建筑场景与摄影、表演等共同协作,才穿透了时空,复原出百年前恢宏壮阔的历史图景,满怀蓬勃的朝气与青春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