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专家2》力压《晴雅集》,奇幻电影不香了?

资讯发表于2021-08-29 02:15:04
查看:0回复:0

专稿3亿,这是郭敬明执导的奇幻新片《晴雅集》上映5天的票房成绩。影片在豆瓣、猫眼、淘票票的评分分别为5.1、8.7,8.6分,仅就郭敬明个人而言,算是不大不小的进步。

然而,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晴雅集》都被同档期的另一部犯罪动作片《拆弹专家2》抢去了风头,后者5天已入账超5亿票房,二者之间的差距也越拉越大。

《晴雅集》的总票房预计在5亿上下,略高于《爵迹》,与多年前的《小时代》系列基本持平。这一数字即使在郭敬明的自己的维度里也算不上出挑。

 

无独有偶,近期上映的,同属奇幻类型的《赤狐书生》同样表现平平,有《捉妖记》班底助阵,集合了李现、陈立农两大流量仍未能打动观众,总票房仅有1.84亿,意外不敌青春片《如果声音不记得》。

遥想当年,《西游·降魔篇》以12.46亿票房问鼎年度票王,《捉妖记》用24.4亿刷新了影史票房纪录,再到如今国产奇幻电影破5亿都步履艰难,奇幻电影的市场热潮褪去了吗?作为电影工业的重要类型,下一个奇幻爆款又在何处?

国产奇幻电影“失宠”了吗?

奇幻电影的定义起源于西方,“星球大战”、“哈利·波特”、“指环王”系列、“漫威”等超级英雄电影都是好莱坞奇幻电影的代表。到了中国,这一类型也被赋予了本土化的意涵:神魔鬼怪、灵异幻象、神话传说等题材均可被纳入其中。

 

近十余年来,国产奇幻电影一直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但整体也在经历着从崛起到高峰再回落的过程。

《无极》(2005年)

 

早在2005年,陈凯歌的《无极》打着“中国《魔戒》”的旗号可以视作国产奇幻大片在新千年的第一次尝试。影片连续突破了7项票房纪录,也最终收获1.8亿票房,但极富争议的口碑评价令陈凯歌至今“耿耿于怀”。

 

其后,由《聊斋志异》延伸出的《画皮》系列突出重围,2008年第一部2.3亿,2012年《画皮2》拿下7亿票房,位列当年年度票房榜季军。此后的5年间,国产奇幻大片均有代表跻身年度票房前五名,凭借春节档豪收猛夺,俨然成为与好莱坞大片抗衡的“中坚力量”。

2013年,周星驰打造的《西游·降魔篇》以12.46亿票房问鼎年度票王;2014年,郑保瑞开启的“西游记”系列第一部《西游记之大闹天宫》以10.4亿排名年度第三。

 

2015年,江志强监制,许诚毅执导的《捉妖记》更成为现象级大片,以24.38亿票房力压《速度与激情7》,刷新了当时的内地影史票房纪录。

之后的两年,《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西游伏妖篇》虽仍擦边入围前五名,但口碑不佳,后劲不足的颓势已显。以《战狼2》为代表的动作片、《羞羞的铁拳》为代表的喜剧片开始展露优势,国产电影的创作气候正悄悄生变。

 

2018年的春节档可以视作国产奇幻电影的市场转折点。《捉妖记2》上映前气势如虹,预售破2亿创造纪录,但领跑2天后便被《唐探2》《红海行动》相继超越,最终21.2亿票房跌出年度票房前五。同档期的《西游记女儿国》更加惨淡,起跑即掉队,仅有7.3亿入账。

 

纵观近两年的春节档,曾笑傲档期的奇幻片已悄然退场。2019年,国产科幻崛起之作《流浪地球》后来居上获得春节档冠军,而奇幻片的“独苗”、成龙主演的《神探蒲松龄》仅收获1.6亿票房,可谓冰火两重天。2019年全年票房前20名甚至都找不到国产奇幻片的身影,奇幻已不再是内地电影市场最热门的类型。

 

与此同时,不少彼时跟风启动的国产奇幻大片项目,打着巨额投资、全明星阵容的噱头,在上映后便“显出原形”,遭遇了口碑与票房的双重惨败。

2016年,巨星云集的《封神传奇》号称投资5个亿,票房仅获2.8亿,评分2.9分,被观众痛批为毫无诚意的圈钱之作。

由《画皮》系列幕后推手杨真鉴打造、吴磊、梁家辉、刘嘉玲主演的《阿修罗》打出7.5亿成本的口号,却在上映3天票房不足5000万后仓皇撤档,评分也停留在3.1分。投资3亿的奇幻巨制《征途》更是最终选择网络上线。

 

此外,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刘亦菲、杨洋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周冬雨主演的《奇门遁甲》虽然票房尚可,但口碑均遭遇滑铁卢。王大陆、张天爱主演的《鲛珠传》将将过亿,古天乐主演的《武林怪兽》更是只有7964万入账。

《九层妖塔》

 

更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提到的多部国产影片的豆瓣评分大部分都未超过4.5分。在票房“失宠”背后,国产奇幻大片等于“空有特效和明星、剧情混乱的圈钱之作”已经成为不少观众的“成见”。

 

国产奇幻下一个爆款在哪里?

 

谁在为奇幻片买单?

 

将《晴雅集》《赤狐书生》的想看人群画像与《拆弹专家2》和年度冠军《八佰》比较,不难看出,目前奇幻电影的主要受众是年轻女性观众。这类主打流量+IP,粉丝属性突出的奇幻片受众较为狭窄,自然难以实现票房大爆。

 

但奇幻电影的受众绝非仅有年轻女性。在某奇幻电影研讨会上,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曾表示,20年互联网历程培养起来的年轻观众,已经真正成为电影院的主力军,他们对于充满想象力的奇幻电影的消费力是空前强大的。

 

纵观近年来的网络电影市场,奇幻题材也一直是热中之热。电影频道融媒体中心、M大数据联合出品的《2020上半年网络电影研究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四位均为奇幻类型。而网络电影的观众以年轻男性为主,院线奇幻片如何用过硬的品质吸引更多年龄、圈层的观众走进影院是破局的关键。

 

另一方面,奇幻电影的发展也是中国电影产业走向成熟的标志和工业化水平的集中体现。因此,无论从市场还是产业的角度,奇幻电影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那么,在市场热度逐渐退潮的背景下,国产奇幻片创作应从何处发力?

 

首先,奇幻电影成功的根基在于世界观的构建。著有《魔戒》系列的奇幻文学大师托尔金提出,要建立一个相较于现实生活的“第一世界”之外的“第二世界”,而“第二世界”建构的要求是“真实内在一致性”和“完整逻辑性”。

《封神三部曲》剧照

曾为《画皮2》《封神三部曲》撰写剧本的冉甲男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奇幻电影创作最难的就是世界观的建立,也是当下较为薄弱的环节。

 

近几年卖座的奇幻电影仍主要改编自《西游记》《聊斋志异》《山海经》《封神演义》等中国传统神话传说和神魔小说,但在改编的过程中往往过于侧重视觉奇观和动作奇观的打造,而没有潜下心来建构一套完整而丰富的世界观体系。不断“炒冷饭”式的重复也带来了观众的审美疲劳。

对于《捉妖记》这样的原创奇幻故事,第一部尚可凭借领先的视效和简单直接的主题表达收获观众认可,但到了第二部,世界观和主题的单薄便已显露无疑,被不少观众评价剧情低幼。

此番的《赤狐书生》亦是如此,影片对于人狐共存的世界的构建和有关科举制度的探讨都浮于表面,剧情变成了两位男主角之间“兄弟情”的单调重演。

 

奇幻片应包含视觉、故事和文化三个层面,其中视觉和故事层面属于浅层,文化属于深层次的。而国产奇幻大片往往仅在视觉奇观的打造上浅尝辄止,忽略了叙事逻辑的打磨和深层主题的挖掘。

 

《九层妖塔》《阿修罗》等影片看似构建了庞大的魔幻世界和天马行空的各类妖魔鬼怪,但拨开华丽的外衣,故事内核却较为浅薄,叙事更缺乏逻辑。张艺谋的《长城》也在好莱坞视效和东方故事的博弈中迷失了方向。

这一次郭敬明的《晴雅集》同样被诟病形式大于内容,在看似华丽的美术和配乐的包裹之下,仍是一个古装的“小时代”故事。

对比之下,《哪吒之魔童降世》虽然是动画电影,但其对经典神话传说人物和故事的创造性改编很有借鉴意义,对“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题集中且深入的阐释也成功引发了全年龄段观众的共鸣。

曾几何时,大量热钱和资本的涌入让国产奇幻电影创作陷入了造视效、码明星、堆流量的误区,但随着泡沫逐渐褪去,正好给创作者以时间潜心打磨剧本,让奇观真正服务于故事。

 

一方面,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给奇幻电影创作留下了用之不竭的丰富资源;另一方面,《鬼吹灯》《盗墓笔记》等大IP的开发的也让市场看到了现代奇幻类型的新可能性,《捉妖记》的成功更证明了原创奇幻故事道阻却可为。从这一角度看,中国奇幻电影无论是故事还是市场都有更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

 

目前,改编自双雪涛同名短篇的奇幻动作片《刺杀小说家》和改编自《阴阳师》游戏的《侍神令》即将聚首明年春节档,投资超30亿的《封神三部曲》也蓄势待发,奇幻电影能否“收复失地”,让我们2021拭目以待。